OTAKU对话录(2):虚幻与现实之间

Posted by BrotherIII on January 30, 2018

第二个采访对象,WJW,也是我高中班上的一个OTAKU,成绩非常好,考上了P大物理系。他以前在我的朋友圈留言时候透露,他是在初中时候看了美术老师在班上放的《夏娜》而入宅。不过高中毕业之后,他就脱宅了。

以下是整理之后的和他的对话记录。

我:我记得你是因为初中美术课老师在班上放《夏娜》而入宅的对吧?能讲讲当时的情况吗?

WJW:当时美术课他们都……反正我从来都不好好上,要么不听课要么自己瞎画一些东西。当时最后一节课的时候,老师就说给我们看看动漫,“熟悉一种新的绘画形式”。所以我们就看了一下夏娜。 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一部什么动画,就是觉得这个红色头发的少女特别的帅,特别美。其实当时我虽然觉得这个动画蛮有感觉,但是还没有到立马想找它看的地步。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在网上搜的时候, 才知道原来这部动画叫《灼眼的夏娜》。我才开始去看这部动画。后来在同人网站上面看到不少这样画的好看的二次元少女,就觉得“哎呀,要是现实中的人有那么漂亮就好了”。 就是一个青春期小男生对那种美少女形象的向往(笑),才引导我去看那些动画。再后来我就去看《魔禁》……《魔禁》看得比较多,第一季就开始看了。又发现我们班上有一些同学也是宅,是懂得比我更多的东西,更资深一点的宅。 他们会追新番,当下流行的一些番剧,还有动漫杂志……我初中基本上就是这样。

我:中学那几年,新番里面应该有很多很不错的作品。能列举一些印象比较深的吗?

WJW:我记得那个“名作之壁”(笑)《IS》就是那个时候出的……其他印象比较深的……我那个时候品味比较差,说真的,就是新番里面有漂亮的美少女,我就看一下。不管它是什么主题,小圆或是那种“萌二”的, 还是奇幻的,我都会看。

我:我觉得新番动画里面,萌妹子肯定是少不了的。

WJW:我现在想一想,就是被这种形式、这种画面给完全带走了。觉得很新奇,就忽略了剧情啊什么的。《IS》不也是卖肉吗?就让人忽略了情节上设定上的一些漏洞。我觉得那个时候还是比较……没什么品味的。

我:然后你说你是在高中毕业之后就脱宅了,不看这些动漫了。

WJW:那中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笑)就是中间一直在看不同类型的动画,品味不断变化。到最后觉得,动画还是肤浅了一些,就总是会为了那种娱乐性……就比如说为了博取观众眼球, 莫名其妙加一些福利镜头,还有莫名其妙的卖萌和一些跟主线剧情无关的异常情节。信息量不够高,不适合一种更为成熟的观赏模式。还有就是很多新番是把以前的轻小说,或者是动画,再拿出来做一个续集, 也让人看着有点疲惫。实际上还有一点就是我的兴趣转移得比较快,就是总想看点新的东西。因为动画看的这么久了,发现二次元人物都是这么画的,然后风格上也都差不了多少,大同小异。兴趣就慢慢减淡了。 不过我还一直比较喜欢的作品,就是可以反复观看,有一些思想沉在这里面,比如《命运石之门》或者《Fate》这样,偏奇幻、科幻的作品;或者像《夏目友人帐》《虫师》这种温馨的,都有很明确的主题情节, 一些看起来更为成熟的动画,我喜欢这种形式。

我:不过你感觉这种更为成熟的动画还是太少了,所以渐渐失去兴趣了。是吗?

WJW:对……话说现在不是《紫罗兰永恒花园》很流行吗?我就也看了看那个。我觉得里面还是穿插着很多在我看来有些意义不明,甚至是脱离主题的一些日常对话。还有一些可能是为了炫技出现的空镜头, 比如风景镜头,就让人感觉节奏特别慢。

我:不过京紫现在播出才三集,可能还不能定论。小圆三集也才刚刚掉个头呢(笑)。

WJW:(笑)小圆还是很好的……不过我现在回想起小圆,我会更多的回想起它的作画风格,比方说她进入那个怪异的世界里面,很多那种巫女呀,那种魔法、法术,都呈现出一种迷幻的画面。 现在想起来的都是这些东西,而不是什么情节呀,或者那种中二少年一样的友情、羁绊或者仇恨。这种感情描写就觉得比较片面化,比较stereotype。

我:你现在看动漫少了,那么相对的,现在应该看电影看剧会比较多吧。你觉得看动漫和看电影电视剧,其中的区别究竟在哪里?

WJW:我也在想……因为动画不过是视频的一个承载形式。它一样可以讲一个成熟的,成人的,和我们常有的“二次元”的印象脱离开的那么一个故事。只不过……可能有这种历史发展原因吧, 就觉得动画片总归是偏向于低龄人群,就给它带上这么一个束缚。还有一种原因可能是动画这种形式的表现力不如真人的那么贴近现实。就像很多人觉得活在“二次元世界”,就是因为这个形式上脱离了三次元, 脱离了现实世界,所以就应该表现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的、简单的、平面化的东西。其实像新海诚《你的名字》上映的时候,不管他是不是喜欢日本动画、ACG的人,大家都会到电影院里面去看。那是因为这个作品本身的成熟度, 从它的剧本啊、情节设定上讲,达到了一个跟普通电影一样水平的程度。真正这样的作品也有不少,那种流行的作品,像我觉得《攻壳机动队》,我也特别喜欢。它先有了漫画、动画,才有了真人版。

我:其实漫画翻拍的电视剧也不少。比方说《交响情人梦》,就是漫画翻拍的电视剧。

WJW:《交响情人梦》动画本身来说,我觉得就像一个恋爱日剧,或者韩剧这种的感觉。我觉得它挺成熟的,没有一些……反正就是跟那种“萌二”完全不一样(笑)。“萌二”真的是一种挺特别的存在。 好像只需要用几种简单的手法组合起来,就可以给他的受众带来那么强的精神愉悦感。我觉得这点挺神奇。

我:但是也不是所有的电影、电视剧都有,比如说,比较深刻的思想、主题在里面。比方说超级英雄的一些电影,也是纯爆米花的。

WJW:对,它会偏娱乐一点。

我:那这些电影和动画相对比呢?

WJW:因为超级英雄其实是来自于那种美漫。美国做动画的思路和日本就不一样,就是那种热血的、暴力的,还有什么拯救世界、英雄情结。超级英雄……我看得也比较少。我记得我以前看《变形金刚》, 觉得整场电影,一两个小时一直在打打打,看得眼睛特别累。在电影院看那种3D的,眼睛确实比较累,我不适应这种……(笑)我想喜欢美漫也是因为他们的那种扁平的人物,和相对简单,比较激起人简单欲望的情节。 比如打人杀人,还是当英雄,都是相对不切实际一点,相对复杂社会就更加远离现实。我想这种广义的“二次元”的作品,可能都是寄托了一种远离现实的愿望吧……大部分都寄托这种愿望。

我:不过你现在是决定要更贴近现实,看一下更现实主义的作品了。

WJW:好像是的(笑)。我听了Quincy的推荐看了不少日本深夜剧。比如他最近给我推荐的一部《新宿seven》,我觉得特别好看(笑),它讲的是新宿区一个当铺和黑帮相勾结,涉及到一些黑帮和当铺里所有人身世的秘密, 讲这么一个故事的深夜剧。还有之前看的《大川端侦探社》,也是近几年比较流行的一个深夜剧。深夜剧感觉就现实一些,因为里面讲的就是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而且很复杂,很多元。

我:你现在在物理系的话,周围应该不少都是宅吧?看到他们会有一种看到过去的自己的感觉吗?

WJW:不一样。现在他们关注的东西感觉就跟我当时不一样,或者也许是因为中学的时候,获取信息的方式可能就是手机上网,还有一部分是买那种动漫杂志。当时有《萌动漫》这种杂志,看杂志获取一些信息。 但是现在有不少人都会到日本去参加活动,或者是上海有时候也有见面会,北京偶尔也会有。现在他们的活动形式更多元一些。而且漫展也越来越多,变得更细分一些。像以前每年可能只有那么一次两次,不管是什么, 只要是二次元的东西,都在漫展上展出。现在可能更细分一些,比如说某同人组织的活动啊,或者说东方project啊……还有一次,我跟XYX一起在北京看了一场初音演唱会。 当时那时候我就对二次元团体的理解……就完全刷新了我对二次元的理解。觉得跟以前去逛漫展的感觉不一样:演唱会之前大买特买,在演唱会上像疯了一样的打call,这种情况我之前都见所未见,感觉很震惊, 和以前我所熟悉的形式不一样。感觉以前还是比较简单吧,可能也是因为中学生没有那么强的消费能力,以前的渠道也稍微有限一点。现在就感觉是大家更会玩了,更烧钱了,也有更多的机会能深入接触到喜欢的偶像了。

我:那你会觉得他们幼稚吗?因为他们还沉浸在脱离现实的一个……

WJW:不幼稚啊,还好吧。因为不少人就去日本旅游,圣地巡礼嘛。这样也接触到很多现实的东西,我觉得他们现在是跟现实更贴近了。然后现在也有很多线下活动嘛,比方说一群人一起去看一场live, 这样也增进了他们互相之间的交流。还有一次,我们学校的操场上有社团办活动,一个投影仪放LoveLive的视频,然后一帮死宅就在下面拿荧光棒打call,这种线下的活动其实更多元了一些,我觉得挺好的。

我:就在操场的话,那岂不是要在群里面、BBS里面引起热议了?没有引发骂战吧?(笑)

WJW:还是有很多人觉得很不可思议吧……不过也没有骂战,因为也没有觉得干扰到日常生活,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我:我之前看《十三邀》,里面有一期讲到“二次元”。许知远在里面说,如果ACG这些东西跟人类的这种文化传统失去联系的话,它就会变成一个无本之木。你怎么看?

WJW:我觉得它当然跟传统联系很深啊……现在有一些动画,用现实的环境,甚至是用一些历史文化的情节,这种很多地方都有。就好像即便是一个商业废萌作,还是有好多人喜欢去那个地方圣地巡礼, 这样就跟现实社会有了一种联系。

我:所以你觉得动漫作品和现实中的联系其实是普遍存在的,而不是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宅男就是脱离现实”。

WJW:动漫作品我觉得是的。不过有一些偶像团体……偶像团体又不能说是“二次元”……这个概念有混淆,毕竟“二次元”在中国的用法……

我:确实是这样。现在当一个人跟你讲“二次元”的时候你其实并不知道他在跟你讲什么。

WJW:对,就像许知远那个采访一样,也没搞清楚“二次元是什么”,采访更多的还是Cosplay。二次元这个概念现在蛮模糊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习惯的用法。

我:可能是跟互联网的发展有关吧,我感觉现在宅和非宅的界限现在正在变得模糊,二次元这个概念的界限现在也在变得模糊。你有这种感觉吗?

WJW:有。并且你说到互联网,我觉得互联网一开始,比如说2000年甚至更早的时期,互联网上的论坛啊,网络交流是一个纯粹虚拟的平台。但是到现在,互联网跟实体已经密不可分了。 这种界限基本上被抹平了。我想,二次元,或者这种比较小众的团体,还是会慢慢的被主流文化接纳的。会找到一种共存的方式。

我:但是亚文化的许多观念和主流文化的观念之间是有冲突的,这就会导致一种摩擦在里面。

WJW:冲突主要是他们只喜欢这一类作品,并且有很多宅又不太喜欢社交,不太喜欢出门。但是他们现在被鼓励去线下,到实体店去消费,去参加线下活动。这种形式我觉得也是在慢慢地抹平这种隔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