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KU对话录(3):Vocaloid好逊

Posted by BrotherIII on February 8, 2018

第三个采访对象,宝哥,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个Vocaloid厨,著名P主拿不拿(n-buna)的粉丝,还加入了拿不拿的一个应援群。现在他正在学习作曲,并尝试在B站上投稿。当初也正是他把我拉进了V家的坑。他高中时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深刻,就是他在一次英语课演讲时候说他爱听贝多芬。爱听如此阳春白雪音乐的宝哥,是如何成为一个Vocaloid厨的呢?わたし、気になります!

以下是和他的对话记录。

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听Vocaloid的?

宝哥:这个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最早开始系统听是大一……大一上学期的冬天。就那个时候我们院有一个同学,给我介绍一下中文V家的歌曲,然后我就开始听中文V家。到了第二年的春天,然后再开始听日V,就是慢慢转型过去。我记得最早让我转型到日文那边,是有一首歌叫《梦与叶樱》。就是从那首歌开始。因为有洛天依唱的《外婆桥》,跟那个是同一个调子……

我:因为《外婆桥》应该说是《梦与叶樱》的翻唱版本。

宝哥:对,或者说叫中文填词。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我:那这几年你听过的印象最深的曲目是哪一首呢?

宝哥: 我感觉印象最深的还是拿不拿写的《黎明与萤火》,那个是我最喜欢的。我是15年的寒假听的。那年十一月份的时候我去买了一个耳机,就买了现在这个耳机(指了指头上的耳机),那年冬天听了拿不拿的《黎明与萤火》。其实我是碰巧找到的,但是我感觉它那个效果非常好,和声也很好听。你要知道这个耳机声音也不错。然后就从此喜欢上拿不拿,然后就听他写的曲子。第二年后来也听到とあ,orangestar这些P主听多了,我基本上都是听这些风格。

我:宝哥高中的时候听的好像都是那种交响乐,很高大上的……

宝哥:哦……对,我是高二开始听交响乐,当时英语老师推荐莫扎特的第20号钢琴协奏曲。先听的莫扎特,后来觉得还是贝多芬比较带劲儿,你知道吧,就听贝多芬。可是后来到了高三,学习任务很重,渐渐的就没有听了。这就导致我到了高三暑假的时候,我又不喜欢听古典,我又不喜欢听人唱的歌,我又不想听中文,我就不知道该听什么。直到大一上的冬天,同学推荐我听中文V家,我忽然找到一个自己可以研究的风格。于是我就听了下去,一直听到现在。

我:所以实际上到高二之前,听的也都是比较普通的华语流行,杰伦啊这些……

宝哥:高二之前不是听的许山高吗(大笑),简直是黑历史。当时那个时候是受毛球和小白的影响,他们两个给我推荐,然后我就去听。我觉得写得也就一般吧,也不能说特别好。

我:那你觉得Vocaloid的音乐,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宝哥: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是合成的音乐嘛。你知道,作为一个作曲家,我写了一个曲子,然后我去请歌手来唱,有可能这个歌手想表达的,和这个作曲家想表达的心意可能不太一样。因为你换了一个人来表达嘛。这不包括这种歌手就是作曲家的情况哈。但是Vocaloid不一样,你是一个作曲家的时候你也可以参与调教。你可以把这个声音表现出来,就是你想写的直接通过这个声音表达,不需要再通过歌手这一环节。这是很神奇的。后来我还自己去学过Vocaloid3的那个调教方式,那个软件我也会用。会了那个软件以后我再去听他们写的歌,我有时候也会去在意他们调得好不好,参数对不对什么样的。多多少少有种专业的心态了,我觉得这个是比较特别的。当然,你论风格讲的话,很多V家的歌曲还是以日式的流行歌曲那种风格为主。它有一些元素,比如说非常嘈杂的那种伴奏,这个是日本歌曲比较多的。你去听欧美,他们唱的成分比较多,不会有电吉他嘈杂的声音。日本的这边多一些,听的很嘈杂。

我:我觉得V家圈里的音乐和外面的还是有区别,比如说会有一些黑深残的曲目。

宝哥:你这么说也是。像我听Vocaloid的话,我就不太愿意给其他人推荐。除非是我觉得调的非常好。我才会告诉其他人,一般我都是自己听。要么就是找那些听过V家的朋友,他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儿,他知道这个做不到人那么完美是情有可原的。除非是调得非常好,我愿意告诉别人,比如说那个Police Piccadilly,那个是调得非常好的,接近人声的。但那个不是V家,是UTAU的闇音レンリ。只有调成这样的水平我才会推荐给其他人。《黎明与萤火》也算吧,我觉得那个也写得挺不错的,调得也挺不错的。

我:虚拟歌手出来之后,有很多人质疑,认为初音这些虚拟歌手怎么可能表达出人的感情。你怎么看这样的言论?

宝哥:其实我也觉得它缺陷挺大的。因为……怎么说呢,就我去用这个软件的时候,我也感觉你很难做到歌手那个样子,包括那个气息……这个是很难做到的。其实它整体上比人声确实要差很多。我后来也开始去听翻唱了,听了很多翻唱。nameless和柊優花都是我比较喜欢的。有时候我还拿翻唱去和本家比一比,其实各有优点吧。但是整体上来讲,确实合成歌声表现力要差一点,不如人声。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听的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可能也有这个原因。我发现像拿不拿现在不写V家了嘛,给人声作曲,我觉得他的人声写得挺不错的,甚至比他写初音还写得好。我觉得……有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继续坚持下去了,我也有点质疑。我觉得它真的是整体上比不过人声。

我:所以V家也有那种流派,就是我不要去模仿人声,比方说《暴走》《激唱》《消失》那一种。

宝哥:对,我觉得这个才是能体现出特色的地方。你就比如说《黎明与萤火》,我就觉得拿不拿那个声音是很特别的。我就觉得《黎明与萤火》的哪一家翻唱,都没有本家唱得好。当然这种曲子……你不能说所有的曲子都是特别的,对不对?我估计有60%,它换成人唱,可能会更好。还有40%是属于本家更好一点的这种情况。我不知道这么说准不准确,大概给我是这个感觉。

我:有一种说法是,虽然这种声音相对人声而言,可能是比较的缺乏感情,但正因如此才能让听众更加的将感情投入进去。

宝哥:就是说让人有一种很感动的感觉是吗?因为她是一个虚拟的角色,她又这么唱,想表达她的感情。其实我觉得还好。我作为一个听众来说,我更关心的是它调得好不好,它混音怎么样。我还真没有考虑过她作为一个角色或是怎么样的事情。我可能更关注她的音乐性吧。

我:不过关注偶像性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宝哥:那确实也是。怎么说呢,这就属于不同流派了吧。你像我在拿群里面,很多高中生、初中生,其实他们也不是特别喜欢初音,他们其实是特别喜欢拿不拿。拿不拿随便投个什么稿,不是初音,群里照样激动地不得了。拿不拿什么曲子拿了百万……

我:一样是吹爆(笑)。

宝哥:对,其实他们在意的是作曲家。你比如说橘子星,不是说他们特别喜欢IA,而是说橘子星做个什么事,他们可高兴了。发个推,大家来分享,看一下。我感觉偶像性都到作曲家那儿了。

我:对,感觉他们更多的是P主厨。

宝哥:可以这么说。但也有特别喜欢初音的。比如说那种“骑士团”嘛,大家去买手办啊什么的。但是这我就真不了解了,我在的圈子里面还是P主厨多一些。

我:那你那次去听演唱会呢?你看到现场的那种盛况。第一次看到那样的场面,当时心里什么感觉? 宝哥:其实我就有点……怎么说呢,我就感觉我们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你知道吧?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他们花了好多钱啊,你要买那些装备,那些衣服,还打扮成那个样儿,就很不容易。然后我就想:这些不适合我,我是个听音乐的。我当时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我:偶像厨通常是更狂热一点。

宝哥:后来这种音乐性就导致我现在不是在学作曲吗,就是要更进一步,不要局限于听他们的作品,我有时候觉得我也能写。结果我现在学了作曲以后事情更麻烦了。为什么呢?我都不能好好欣赏音乐了。每次我一听音乐,我脑子里就闪现出奇怪的字母,还有各种符号,这个合起来是什么,那个合起来是什么;然后还会听配器。就很难受的,我现在。我过去还能听出表达什么情感,现在就听字母符号了,我现在特别难受(笑)。

我:Vocaloid这个圈子也是一直在扩张。你看初音还有各种代言,Chrome浏览器的日本代言,还有洗发水这些。

宝哥:那她就是在行使一个偶像的职能吧。她像一个偶像,但是也不能说是一个完全的偶像。我觉得她更像是一个品牌,更像是C社的一个品牌。

我:如果把初音理解成品牌的话或许能解释很多问题。比如为什么只有初音能接到代言,像镜音巡音这些就不可能接到代言。

宝哥:你说的太有道理了。其实这背后有很多商业的推动在里面。

我:一方面你看见这些代言,你会感觉这个圈子正在扩张,但是又感觉它确实是回不到最鼎盛的那个时期了。你是怎么理解日V现在的发展趋势的?

宝哥:我觉得吧……这十周年不是很多老P主都回来了吗?我感觉这就挺不错的呀,又要发展一会儿啊,又要挺起来了。不过你说的鼎盛应该是指12年那个时候,那我感觉是有商业推动,P主和那些公司签约啊什么的,我感觉是有商业推动。结果这一推就不得了。其实你比如说IA,就是那个时候新发的音源吧,效果其实不能算特别好,她那个高音很掐嗓子的。完全就是吹起来的,就是靠jin搞几个阳炎曲。你看着后面就出问题了,他吹也只能吹一时,也不能说吹个十年八年的。后面不就不行了吗,后面还是得靠这些音乐人发原创新曲投稿嘛。现在还比较稳定,挺好的。

我:你觉得这个圈子是在扩大还是在缩小?

宝哥:说真的,我觉得圈子是在扩大呀。因为我在拿群里面看到好多初中生高中生挺感兴趣。但是在我身边的朋友里面,你看像最早推荐我听中文V家的那个朋友,他已经再也不听中文V家了。买初音手办的那个从来就不听初音的歌(笑),你说这不是笑话吗。但是拿群里那帮初中生可兴奋了,天天转载。拿群还时不时有新人加进来。

我:那中V呢?现在洛天依也是四处和真人歌手合作,上各种晚会。

宝哥:中文我好久没听了。15年春天开始我就没听了。我还是觉得日本人写的好一点,他们风格好一点。中V圈我觉得非常小,P主也不多。你去看虾米上发布的专辑,日本有很多商业发售的专辑,但我们没有,我们是很多同人团体做的。

我: 我想知道你们在拿群里一般都讨论些什么?特别是在你拿没有发新曲没有发推的那些日子里。

宝哥:我跟你说,在拿群有一句话,“你甚至可以讨论拿不拿”(笑)。在平时啊,就随便聊聊呗。就聊聊日常啊,今天谁写作业熬夜了,就这种感觉。有时候我们去听听新曲,也有人发新曲,有一些新P主啊,新人啊,我还去看了一下,但我觉得写的也不咋地。但他们一个个特别兴奋,说这谁谁谁,那谁谁谁,特别兴奋。我觉得也不怎么样啊,有点失望其实。

我:我现在就听匹老板了(笑)。去年十周年的时候,一些P主,像Neru,匹老板这些,都进驻到B站里来,你怎么看?

宝哥:好多日本P主到B站,这不是因为日本经济不行了吗(笑),跑到中国来开发市场嘛。这不是很明显吗?我跟你说,你看好多番剧卖到中国来,其实就是为了开发中国市场。这边很多人看番剧的。有这个成分在里面的。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影响力在日本扩大。你看碧蓝航线,都拿到iOS榜第一名了。这是我们的影响力。这B站在日本扬名,我们也不见怪。不是说他们非常喜欢中国粉丝,就过来了。这个可能是原因之一。但我觉得主要原因有二:一个是中国市场很大,过来以后好多人看;另一个是我们影响变大,一个东西影响变大你自然要去follow一下,对不对。

我:这是站在P主的角度去看的。如果站在圈子发展的角度去看呢?

宝哥:当然这是一件好事,给国人介绍一下日本P主。像我在n站,在niconico的时候看的弹幕,跟在B站完全不一样。而且那边很多冷门P主,就是那种播放量一千两千的,写的挺好的。还有的P主很奇怪,在日本很火,在国内不火。还有的是在国内很多人听,在日本没人听的。也有。

我:那他们应该赶快进到B站来发展了。

宝哥:这个也跟背后有人推有关系。比如说你有一个大团粉丝,他在背后给你推一下。橙子星就是之前被人推过嘛。多少有点这个成分。(笑)你看之前拿不拿还刷爆了。有些大搬运工他只选择性的搬他喜欢的嘛,国内的人接触到了就觉得挺好的,我就跟着听。那些没有搬的,那不就没人听了吗,对吧。这就导致了两边播放量还有弹幕的差异。